傲慢与偏见 世俗生活中,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无论是外国还是中国,无论是群体还是在道学院求学的每一位学员,傲慢与偏见都是时时刻刻存在的。 这是一剂致命毒药,皆因“我执”而起。脑子里、嘴巴里全都是“我认为……&rdq...
格局与祸福 世间万物都有格局。有单一为人、为物的格局,有小环境、大环境的格局,也有小天地、大天地的格局。 《礼记·缁衣》中说:“言有物而行有格也。”“格”在这里的意思为法式、标准、规格。“局&rdqu...
珍惜光阴,莫负良缘 几日之前,天台民宗局陈邦杰局长特意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我们浙江道教学院为学员们讲了一堂课。我听后觉得受益匪浅,心生种种感慨,思绪万端。 首先,我感慨最深的,就是觉得我们这些学员是如此的有福气,能赶上这个好时代,能进入浙江道教学院学习,这得有多大的福报与...
秋思 秋意渐渐浓起来了。时间过得很快,如果没有外物的提示,我们是否能感知、体察到时光的流逝? 一个有道的人应该可以的,我想。对于我来说,自己是迟钝的。上大学的时候初来江南,对于春夏秋冬更迭的感受十分模糊,印象最深的是热得人没脾气的杭州的夏天,半夜被热醒然后冲个凉再睡,再热醒...
有缘进入浙江道教学院学习,我感到非常欣喜和荣幸,感谢学院给我们提供这么好的学习条件和生活环境,提供十分科学系统的课程课制,让我们得以专业系统地学习道教文化知识。 从初来桐柏宫,到通过层层考核而进入道学院,成为一名正式学员,两个多月来,我的身心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我只是从书籍里学道,没有经过...
每到中秋,我就会想起小时候在家乡的生活情景。四处瓜果飘香,遍地都是庄稼,金黄的玉米,沉甸甸的谷穗,打着黑灯笼的荞麦……到处都是硕果累累。乡亲们带着丰收的喜悦,忙碌在田间地头。 最令我难忘的还是中秋之夜。大概是我八、九岁的时候,那段日子,迫于生计,大哥和大姐已经离开家...
九月,带来了秋天,秋雨,一丝丝的凉意也逐渐蔓延在学院的各个角落。 这就是秋意吗?我想是吧。 她在一个多雾的黎明悄悄溜来,但是到了炎热的下午,便没了踪迹。她会淘气地踮起脚尖掠过树顶,染红三两片叶子,然后乘着一簇风,潇洒地掠过山谷离开。 是吧?这就是秋,她时而豁达开朗,时而多愁善感,像...
期末将至,闷热的空气中夹杂着紧张的气息,连树梢上的知了也忙得不亦乐乎,“知了知了”叫个不停。一缕阳光干净利落地洒在湖面上,波光粼粼,此时的我能否稍作休息? 时间随着心脏跳动的旋律,越走越急,期末论文让人忙得不可开交,山清水秀的风景也没人去赏欣。回顾着那些似懂非懂的...
来到道学院三个多月了,一切还好,学习有吃力的,也有差不多的,对于天台的天气,我想说:你太湿润了,雨太多了。以前在南方打工,也比较多雨,不过是下了就晴,不像这边连续一周以上的阴雨,有的师兄得了湿疹,我想当年南宗祖师在这里修炼,他们是功力深厚的,要不然潮湿的天气就是一关。 对于学习,我想说的...
光阴易逝,人生苦短。又要给张老师上交随感录了,感觉时间过得老快,内心万分感慨。张老师布置说,此次随感录要进行学期总结。我不由得回想起刚开学时状态,也是十分感慨。其实,我们所有学员都经历了一个从不适应到适应的过程,学院和老师们也是一步步地摸索,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总之四个字:感慨万分。 ...
清脆的铃声响起,处于梦中的自己幡然醒来,迷迷糊糊。时间流逝,电光火石,似乎才刚睡下,便又要起来了,随之而来的便是每日早晨的“站桩”啦! 扑面而来的清透气息,晨雾之迷人,鸟声之悦耳,在宁静的宫观里。如此,实不亦为炼功之佳境呵!忽儿,一滴一滴的雨落了下来。下雨了吗?梅...
夕阳西下,天空微蓝,聆听着学院内飘荡着袅袅仙乐,笛声与箫声相和,美妙无比。一丝微风飘过,我的内心,无比平静。 时间沙漏真正不等人,一眨眼间已到了学期末尾了,回想刚踏入桐柏宫的情景,仿佛依稀还在昨日,桐柏宫越变越美了,我自己的心,也在慢慢地变化着。 用心感受,用耳聆听。聆听着狂...
日子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间,我来浙江道教学院已经快半年了。自从跨进道学院的大门,有幸成为道学院的一员,我就一直提醒自己,一定要努力学习,不荒废时光,逐步提高自己,完善自己。每一次预习,每一次上课,每一次作业,甚至每一次班会上的总结,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反观自己的难得契机,不断地充实着我们,丰富着我们。...
我在两年前养过一只小狗,一身黑色毛发,无杂色,我称呼它为“黑子”。 黑子具有一只狗所应该具有的一切属性,但有一点却显得尤其突出,就是它太憨了。当时它还很小,憨得有些让我哭笑不得。不论是陌生人,还是熟人,它都会跟在人家后面走,好像天下人都是朋友。所以,它总是走丢。有一...
道家经典里面记载了祖师爷的慈训圣诫和历代高道大德的修道体验,是指引我们通往大道的捷径,也是提升我们生命灵魂的津梁。我认为,作为一名普通的道子,一名修行人,绝不能忽视经典课诵的重要性。 浙江道教学院的管理理念是“学院丛林化”,要求我们每个学员每日(戊日除外)都要上早晚...
4月2日是我来到桐柏宫道学院的日子,以往在自己的小庙里待久了,有点像坐井观天。到了这里以后才发觉,井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大,要学的东西太多。确实,刚来的时候,我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待人接物,不知道哪些规矩要遵守,甚至不知道怎么上课! 北京白云观的楼嘉咏道长给我们主讲《道教仪范》。对于我来说...
百鸟园中,众幼鸟各展羽翼,直欲飞跃层峦,遨游高天,但见: 杜鹃虽雏,亦振抖翎羽,跃跃欲试,时而挺立枝头,时而又如鹰隼般盘旋空中。布谷声声,此起彼伏,山花丛丛,争相吐艳。唐李玉溪诗云:“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此鸟本系古蜀国望帝(杜宇)所化。昔望帝禅国,终因怀思...
踏雪西湖玉皇山,天赐小犬绕膝欢。天真只知天下白,日昼未觉夜霜寒。萍水相逢得缘遇,自此相依同苦甘。祥和之家添来福,一家老小增欢颜。衣食住行无偏颇,已作家庭一成员。不觉来福已三岁,一朝离散路漫漫。大街小巷嘶声唤,驱车觅寻泪暗弹。长忧何地避风雨,心疼施食可有人?思念思念长思念,但闻犬吠夜梦残。 (作者:邱...
一物最通灵,暗中达晦冥。无心帮桀吠,千载遗恶名。 (作者:尤兴波,浙江道教学院2015级学员。)
远看茫茫一片白,白中透点鸭绒黄。走进喜逐颜笑开,竟是一只汪汪汪。 (作者:胡嗣缘,浙江道教学院2015级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