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印现世祖庭兴

天台山桐柏宫珍藏着一颗世传宝印,上刻“天台山桐柏宫之宝印”,四周饰以太极八卦图案。宝印造型古朴,纹饰精美。印面2.4寸见方,高1.8寸。印材为被誉为中国印石之祖的天台山宝华石。经考证,当属明代之物。

    此说也符合桐柏宫的历史,因为清雍正皇帝重修紫阳道场(桐柏宫)时赐额“桐柏崇道观”,在满清政府文字狱的高压政策下,此后是再也不敢刻上桐柏宫这几个字的。这也就是宝印数百年传而不用、除了方丈(住持)无人知晓的原因所在。1984年桐柏宫住持谢崇根仙逝,宝印也随之销声匿迹。

    1998年夏,桐柏宫的小韩在清理放生池淤积泥沙时,发现一块方方正正的石块,就随手在泥水中汏了汏,交给了住持叶高行道长。叶道长接过来用清水仔细刷洗后,惊喜地发现,竟然是一颗桐柏宫的宝印。她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情不自禁地说:宝印现世,祖庭当兴。

    果然,不久后张高澄道长就应请回国,全心身投入重兴祖庭大业。现在,规模宏大的新桐柏宫,已雄姿崭露;道教学院,已挂牌开学;朝山香客,越来越多。祖庭重兴的景象,已经开始显现。

    那么,宝印又怎么会出现在放生池中呢?我们分析的结果是:1968年底,谢道长得到国清寺被毁的消息后,预感到桐柏宫亦难逃劫难,于是将珍贵之物转移秘藏。这颗石印,就被悄悄地投入了放生池的水里。

毁坏神像遭报应

    道教讲天道承负、善恶报应。认为在天地间有记善司过之神,行善得福作恶招祸。这与佛教讲因果报应、儒家讲“种豆得豆,种瓜得瓜”同出一辙。《太上感应篇》说:“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这里就讲一个桐柏宫的真实故事。

十年“文革”,举国蒙难。在国清寺惨遭灭顶之灾的同时,早己衰败不堪的桐柏宫再临劫难。1968年底,一队造反派拿着铁锤绳索冲进桐柏宫,将住持谢道长绑在椅上,肆意砸毁神像法器,焚烧经书文物。道士们苦苦哀求无效,心如刀绞。当造反派要砸伯夷叔齐石像时,谢道长哭泣着劝阻:“这是山王神,要报应的,千万不能砸啊!”就在众人犹豫之时,一个姓沈村民却不听劝阻抡起大锤砸坏了石像。说来也巧,事隔不久,此人就被炸岩的飞石砸得体无完肤,一命呜呼。人们都说这是天神震怒,对他砸毁圣像恶行的“报应”。

自然奇观太极图

    在云南省西部的云龙县,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雕琢出一幅令人叹为观止的“天然太极图”。

    据科学家考证,地质时代第四纪新构造运动,使得位于云龙县城诺邓镇的沘江水流深切、河床变化,以致江水最终绕出了“S”形大弯,形成了酷似道家“太极”图的天然奇观。其中,北部高凸的庄坪坝子和南部低平的连井坪坝子,成为色彩分明的“阴阳鱼”。

站在沘江西面山中俯瞰“太极”图案,形象非常逼真。“S”形沘江如丝带镶边,两个鱼形小坝阴阳相对,周边的云岭群山云遮雾罩、山岚飘绕,恰似天宫太极落人间。

    同时,人们在这个“天然太极图”的东北面山中建了诺邓玉皇阁,南面石门虎头山建有三清殿。天然太极景观与人文道教神殿交相辉映,使得“天人合一”的道教理念得以形象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