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天台山桐柏宫道缘深厚、仙真辈出,其中名列青史者就有80多位。他们道德高尚,法术高超,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仙话故事。现选登几篇,以飨读者。

司马承祯:“终南捷径”传佳话

司马承祯(647-735)字子微,号道隐,又号“天台白云子”。唐代高道,河南温县人。他出身官宦世家,却自少笃学好道。曾师事嵩山道士潘师正,勤学苦读,颇得真传。后“遍游名山,乃止于天台山”。居桐柏三十年,修炼上清经法及符箓、导引、服饵诸术,并传道授徒,成为道教一代名家。唐朝三代皇帝(武则天、唐睿宗、唐玄宗)曾四度诏请司马承祯进京问道。睿宗以“弟子”自称,玄宗更是亲受法篆,成为道士皇帝。崔尚《桐柏观碑记》赞曰:“闻炼师之名者,足以激励风俗;睹炼师之容者,足以脱落氛埃”。

    如此至高名道,其许多言谈举止都成为后世的典故。如景云二年(711),唐睿宗强请司马承祯出山,他走了十几里地就后悔的地方,就成了道教第六十福地“司马悔山”。唐睿宗问道后赐以霞纹帔,从此就有了“霞帔”的名词。司马承祯回天台山时百官送行,更是出了个“终南捷径”的成语。

    司马承祯是一个道德高尚、淡泊名利的高道,此次离开天台山进京实属勉强。所以在睿宗接受了他的“无为”为本的理国之道后,便恳辞回山。临别,睿宗御书贈言:“闲居三月,方味广成之言;别途万里,空怀子陵之意。”以表对司马的感激与惜别之意。同时。朝中公卿赠诗者多达百余人。

    据《新唐书》记载,在送行的官员中,有一位黄门侍郎卢藏用,早年为了能入朝做官,就故意隐居在京城长安附近的终南山,借以获取贤名并引起皇帝的注意,不久就如愿以偿做了朝官。他见司马承祯执意要回远离京师的天台山,便指着终南山说:“这山中好地方多得很,何必要回天台山呢?”司马承祯看了他一眼冷冷地答道:“以在下看来,这只不过是当官的捷径罢了。”弄得卢藏用脸露愧色,一时无语。体现了司马承祯不图名不求利的崇高品质。后来,“终南捷径”就成了一个成语,用以讥讽那些采用投机取巧手段获取名利地位的不肖行为。

 

叶法善:玄宗游月谱仙曲

    道教有一首非常有名的乐曲,叫《霓裳羽衣曲》,据说是唐玄宗游月时所记录的月宫仙乐。而玄宗能登上月宫,则全赖桐柏道士叶法善的道术。

    叶法善(617-720),字道元,括州括苍县(今浙江松阳)人,唐代天台桐柏著名道士,尤长符箓摄养和驱神劾鬼之术。唐代三朝帝王数次征召入朝问道。玄宗即位,称法善有冥助之力,先天二年(712)封越国公,拜鸿胪卿,尊为天师。

    叶法善的灵异事迹甚多,尤以带唐玄宗游月宫的故事为人所乐道。

    传说唐玄宗非常喜欢赏月。唐朝开元年间,中秋之夜,月色如银,一泄万里。玄宗在宫中与应召进京的桐宫道士叶法善一起赏月。把酒言欢之际,突发奇想道:“月既有宫,当可游观。只是如何得上去?”法善道:“这有何难?”说罢,将手中板笏一掷,即变成一条雪链也似的银桥,那头直通月宫。法善扶着玄宗走上桥去,不一会就到了月宫。只见丹桂飘香,仙乐缥缈,广寒仙宫,巍峨壮观。巨桂之下,许多白衣仙女在仙乐声中翩翩起舞。曲妙舞美,闻所未闻,把个玄宗看得如痴如醉。法善道:“这些仙女,名为‘素娥’。身上所穿白衣,叫做‘霓裳羽衣’。所奏之曲,名曰《紫云曲》。”玄宗素通音律,两手击节,默默记下仙女们优美的舞曲。回到人间后,玄宗便凭着记忆,把在月宫听到的音乐,谱成一首优美动听的曲子,然后配上模仿月宫仙女舞姿的舞蹈,让宫女表演。这就是传世仙乐《霓裳羽衣曲》。月宫也从此有了“广寒宫”之称。后来发生安史之乱逼死了杨贵妃,玄宗思念心切。叶法善便再使道术,让唐玄宗在《霓裳羽衣曲》声中与已升仙的杨贵妃相见。

    (说明:玄宗游月的故事有几个版本,最详细的载于《集异记》,《仙传拾遗》所载也略为相同,还有《广德神异录》等也有记载,可见影响之深,流传之广。但《唐逸史》中,却把带唐玄宗去月宫游玩的人,写成了方士罗公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