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戊辰,壬申,幸得机缘问道桐柏。

    俗语:“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吾曰:“山上一天,山下一年。”初入,似曾相识,久别重逢;及去,恍若隔世,怅然若失。

    张道长,为复兴道教不辞辛劳,博而智,幸得教诲。

    其一:

    夕阳西下,香客散尽,坐道谈经。

    问曰:“‘谷神不死,是谓玄牝。’何为谷神?”

    答曰:“虚怀若谷,乃得永生,是谓谷神不死。”

    复问:“‘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何为天地根?”

    答曰:“生命之源乃天地之根。倘一花一木,失其根本,虽可茂艳几日,但终不得长生。唯拾其根本,方得长久。”今之人,舍其性、命为口耳目哉,焉知自修以得永生。

    其二:

    问曰:“何以言传道?”

    答曰:“天下能言善辩者,可谓多矣!焉能与之争?倘得真功,天下皆往而求之,何须与之争?”唯有脚踏实地,勤修苦练,方得真功。

    所见与感,不得尽言。所得教诲,铭记在心。仅记两则,以谢师长。

(作者:小苏芳芳)

 

    五一假期,欣然参加上海合自然老胡组织的天台山桐柏宫问道之旅。

    桐柏宫是道教南宗祖庭,惜被“大跃进”修的水库淹没。现在的桐柏宫,本是它的附属小庙鸣鹤观,却同样是近一千八百年历史的修真福地。正在重修的新桐柏宫,已经殿宇林立,规模初具。进了紫阳殿,就有道士为我们讲演道家礼仪,教我们如何进香,叩拜。原来看似简单的上香,也是一门功课,没有气定神闲是做不好的!

    三天之旅,我参加了两次早课和一次晚课。我庆幸这些经文都是我认识的中国字。不像佛经,都是难懂的音译字。道长们念到我读过的《清静经》的时候,我特别高兴,想和他们一道吟诵,却始终跟不上他们好像不用换气的速度。

    在晚间,有两次和道士们一起学习《道德经》。第一次讲第六章,讲到现在的主流文化实质上是以生命换取物质,我不禁对自己和社会人的生存状态感到悲哀;第二次讲第三十五章,讲到求道之路有障碍,不可贪图一时之舒服和快乐,止步不前。想到在茶楼,我看见一本书,书名好像是《练功五十关》,我心中立即咯噔了一下。漫漫长路,我们要像玄奘西天取经一样百折不饶啊!

懵懵懂懂,不知所以。在山上,种种对神仙的想象和疑惑也涌上心头了。小时候的我,对孙悟空,秦始皇追求长生不老经常感到不屑。认为死亡是必然的事,追求长生不老是相当可笑荒谬的事。可是现在想想,追求健康和追求长生不老可谓是殊途同归,只是长生不老显得更高调一些而已!

    此外,我和大家一起参加了做香囊和种兰花的活动。由于品相不佳,我做的两个香囊没有被留用,就带回家献父母也不错。原本以为兰花这么高大上的植物,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种的。这么一层松草一层土的,浇浇水,三下五除二地就种下了,还真让人觉得新奇。很荣幸,我们的兰花能在紫阳殿檐下生长,也留下了桐柏宫的念想,来年再来看看陪伴紫阳真人的兰花长得怎样了。

    在桐柏宫的点点滴滴,也许在我以后的生活中会渐渐淡忘。但是,桐柏宫问道的画面已经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了。在大自然的山水之间,与自然同呼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早晚功课朗朗的乐声、诵经声,香喷喷的斋饭,清香爽口的茶,听道士们或抚琴,或吹箫,或挥毫泼墨。原来我们可以这样接近自然,原来我们可以满足于这样简朴的生活而别无他求,原来烦恼可以这样远离我们,原来清静是那样地难得却又是那样地掬手可得,原来没有电视机的夜晚可以更加精彩,原来一部道德经就可以探讨所有的一切。回到原来生活中的我,该怎样将在山上所学所思所想所悟投射到现实的生活中来?对我来说,也是一番修炼吧!

(作者:小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