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于本乡本土的名胜古迹向来不大在意,因为近在咫尺,想要游览也比较方便。前不久看到国务院评审组对天台县的总体评价是“佛宗道源,山水神秀”八个字。这倒勾起我们游览本县山水名胜的兴致。于是约上二、三好友,双脚向八景之类的名胜区域走走,既可愉悦心情,又能延年益寿。

    “佛宗道源”,佛宗自然指天台宗、国清寺,这方面的宣传力度挺大,不仅在浙江的邻近省份、整个中国都有较高的知名度。连日本、韩国、东南亚几个小国都有深刻的影响,正如国清寺山门上联所说“古刹著域中创六代盛三唐宗风远播。”相比而言,这“道源”的宣传力度似嫌不够。实际上道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历史渊源非常深远,文化内涵十分丰富,是具有浓郁的中国特色的宗教。它曾经辉煌过,比如唐朝的皇帝就把教祖老子奉为祖宗,封他为太上玄元皇帝。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佛教的影响越来越大,道教反而式微了,所谓“南朝四百八十寺”、“天下名山僧占多”是也。

    阳春三月,江南春好,桃花吐艳,柳丝牵舫,湖镜开颜。一个阴晴不定的养花天,我们与老同学余启源、袁式城、刘申治一行驱车前往桐柏宫。桐柏宫位于县城西北,离城约10公里左右。出县城不远,地势渐高,车子盘旋而上,公路修得很好,一面傍山,一面临谷。近年来,山下山腰拐角略为平坦的地方,增添了不少的农家乐小屋,每逢节假日,在那里进出的人也不少。山上树木蓊郁,种类繁多,树叶的颜色有浅绿、深绿、翠绿、鹅黄、淡紫,层次感极强。更有一种灌木、顶上的叶子都是红色的,远远望去像一丛丛深色的花,惹人喜爱。山上空气沁润,山间的泉水在岩隙中汩汩流淌,时有长尾巴的鸟从树丛中飞出来,展开它那婉转的歌喉。不多候,鸣鹤观到了。山门上“鸣鹤古观”四个字写得龙飞凤舞,气韵万千,两旁各有长长的联语,是桐柏宫主持张高澄道长的手笔。鸣鹤观的西面,原来有一座清圣祠,供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二尊石像,系宋代黄道士由京师辇至者,是无比珍贵的古物,可惜的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人砸碎了。

    老同学郑为一在鸣鹤观研究道教文化,几个月不见,他的一举一动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郑为一是南山山头郑人,天台中学62届的翘楚,当过科委主任、旅游局长、县人大副主任。随着年龄的增长,其学问才情渐臻上乘。天台俗话说:“北山出木材,南山出人才”,的确不假。南山这个地方,无论是民国时期,还是解放以后,出的人才着实不少。

    在郑为一的导引下,我们前往桐柏宫参观瞻仰。先进灵宫殿,王灵官为道教镇守山门之神,它居中而坐,雄壮威武,两眼圆睁,气势逼人。它的后面有桐柏真人的塑像。桐柏真人,字子晋,名子乔,为周灵王太子,王氏宗族之祖。他得天台山浮丘公降授道要,道成升天,住居金阙侍中,为右弼真人,号桐柏真人,主领五岳司侍帝晨,掌吴越水旱,理金庭洞天。这尊像塑得端庄大气,和蔼可亲。灵宫殿两旁立有四大元帅神像,手里拿着不同的兵器。马元帅名灵耀,又称马灵官、华光天王,道教护法四圣之一。因生有三只眼,民间常称:马王爷三只眼。马灵官身上藏有金砖火丹,目光如炬,善用火降魔伏妖,民间又称其为火神。赵元帅,名玄朗,字公明。天师命其永镇玄坛,故号玄坛元帅。他是人人喜爱的财神,手里拿着一根鞭。温元帅,名琼,字永清,东汉成神,浙东温州人。为泰山神,属东岳大帝部将。玉帝封其为:元金大神,并赐“无拘霄汉”金牌,可以自由出入天门。奉旨巡视五岳三山,慈惠民物,驱邪伐妖,主掌人间瘟疫。岳元帅,岳飞是人们最熟悉最敬仰的民族英雄。岳飞元帅手里举着一柄斧头,这不知有何出处?据宋代的一些诗词和其后的小说《精忠岳传》等所记载,岳飞元帅的兵器应该是长枪,不是有“岳飞枪挑小梁王”这样的回目吗?

桐柏宫的第二座大殿为紫阳殿。紫阳殿是桐柏宫的主殿,里面供奉着紫阳真人的神像。紫阳真人神像是用千年花梨木整体雕琢而成。身高5.55米,直径2.76米,整木重25.95吨,是我国目前最珍贵的纯自然本色木雕坐像。花梨木属红木,红木可分为5属8类。5属是以树木学的属性来命名的,即紫檀属、黄檀属、柿属、崖豆属及铁力木属。8类则以木材的商品来命名的,即紫檀木、花梨木、香枝木、黑酸枝、红酸枝、乌木、条纹乌木、鸡翅木。红木之中以紫檀和花梨木最为珍贵,不过紫檀多空心,黄花梨多小材,如此巨大的花梨木世所罕见,的确是无价之宝,桐柏宫的镇宫之宝。这段珍贵的花梨木,是我国著名的企业家、浙江天皇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立钻先生捐助的。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汤春甫先生率领十几名顶级工匠,调动各种艺术手段,克服木质奇硬、体量巨大等困难,精雕细刻,历时半年,终于完成了这一完美的神像杰作。这尊紫阳真人神像形神兼备,栩栩如生。他头戴高高的香叶冠,面容慈祥,目光清澈明亮,五绺长须,右手捧着象征由人体“精、气、神”修炼而成的金丹,左手握着融毕生修炼体悟的著作《悟真篇》。他的脚前还伏着三只可爱的小三羊,寓意“三阳开泰”。

    紫阳真人即天台人张伯端。关于他的籍贯,以前尚有争议。近经郑为一先生的详细考证,张伯端是天台人是确凿无疑的了。据史料记载:张伯端幼习举业,长充府吏,涉猎儒释道经书,天文地理、刑法战阵,以至吉凶死生之术,靡不留心详究,惟金丹一法,尚未了然。熙宁二年,于成都遇异人,授予金液还丹火候之诀,遂改名紫阳,潜心修炼,终成大道。他采儒佛之善义,明禅学之本元,发明三教最上至理为大道本体,全证妙道玄机为度世津梁,主张先命后性,以天地为炉鼎,通过筑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将体内精气神炼成金丹,直证大罗金仙果位。其《悟真篇》与汉魏伯阳《周易参同契》并称为万古丹经王。他晚年返回故乡修持开创南宗,元丰五年三月十五日羽化于百步溪畔,享年九十九岁。清雍正皇帝册封为大慈圆通禅仙紫阳真人。

    仰望着紫阳真人神像,他那慈眉善目,温敦可掬的表情仿佛在引导人们平和向善,养性修真,果证大道,一股清清的道气若有若无妙曼芬芳弥散在大殿里。

    拾级而上,到达第三座大殿——供奉玉皇大帝神像的玉皇殿。玉皇大帝是众神之尊,执掌天上枢机总政,统领三界、十方、四生、六道的一切阴阳祸福。神像身着九章法服,头戴珠冠冕旒,庄严肃穆,高贵无比。两旁有四大天师神像。张天师名道陵,东汉时创五斗米教,是道教的教主。张天师的神像蓝脸红须,道袍上印有太极图样。葛天师即葛玄,他与天台山的渊源很深,他是三国时代人,最早在天台山修道,华顶山“葛仙茶圃”就是他留下的胜迹。他的神像白面黑须,道貌俨然。许天师许逊,东晋时人,又称许旌阳,他能镇妖捉怪,神通广大。明代冯梦龙编的《警世通言》第四十卷“旌阳宫铁树镇妖”,写许逊的出身、拜师、修炼十分详细,他与蛟精的无数次搏斗,曲折迷离,相当精彩。萨天师萨守坚,宋代四川人,号金阳子,又称萨真人,被尊称为崇恩真君,玉帝封他为天枢领位真人。其神像红脸蓝眉蓝须,正气凛然。

再上一层,就到了三清殿。三清殿是供奉道教最高尊神“三清”的宝殿,也是桐柏宫中轴线上位置最高的神殿,居高临下,雄伟壮观。大殿高20米,七间四进,占地面积660平方米,殿内面积580平方米,其体量之大在国内道观中并不多见,道教名区青岛崂山太清宫除在古树名木上略胜一筹外,其余的宫观建筑无法望其项背,大殿建筑采用道观中最高级别的重檐庑顶型制,殿额龙框竖立,体现其在道教神仙中至高无上的地位。大殿神坛上端坐着的就是三清尊神。中间手棒玉珪者是玉清元始天尊,他的左侧手持如意的是上清灵宝天尊,右侧手持阴阳扇的是太清道德天尊。他们都是道的化身,“一气化三清”的人格化体现,分别象征着宇宙发展的“洪元”、“混元”和“太初”三大世纪。三清之中只有道德天尊真有其人,他就是道教的创始人太上老君李耳。《老子》的最高范畴是“道”。“道”是无名和有名的统一,具有创始和生成天地万物的作用。《老子》用“天地之间”等来描述道的虚无性。道体空虚,处天地之中,其作用无穷无尽。“道”的根本作用是创生性。通过“道生一”,“道”自无入有,表现为生成万物的动态过程,即一、二、三,乃至从三至万的不断丰富壮大。道的创生性是一种以无为本的“不生之生”。“道”内在于万物,不能离开万物而独存,“道”生万物也可以说是万物自然生成。“道”虽大,但也可以称为“朴”、“小”、“无名”。万物总是归根复命,不断返回道的怀抱,汲收生命的养分。“道”的这种内在性,表现为万物不断回归道体的逆向过程,就是“道”的规律“反”。道体混成,先天地生,独立周行,经过大、逝、远、反的运动,返本开新,永葆活力,源源不绝,生生不息。生生不息,是中国哲学历久弥新的主题。《老子》中的生生哲学,具有一以贯之的特点,体现在道论、养生论、自然论等各个层面。佛道的区别在于佛追求来世,把希望寄托于未来;道面向现世,贵生乐生,强调贵德是养生的关键,善摄生者守柔不争,认为人生智慧在于素朴寡欲,谦虚持盈,去奢去泰,知止慈俭。

    三清神像高5.4米,由香樟木精雕外贴真金而成。不仅神像贴金,神像的背光、华盖等各种饰物也全部真金敷贴,金光闪闪,富丽堂皇。三清殿由乡贤洪爱女士独资捐建。她秉承已故丈夫朱圣伟(桐柏宫原主持谢希纯的俗家弟子,中华鳌精公司总经理)的遗志,在办好圣达药业的同时,全力支持桐柏宫的建设。

    走进金碧辉煌的三清殿,人们就会被笼罩在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之中,不由自主地暗诵起老子的《道德经》,那些意韵悠长,充满哲理的词句,使人如沐春风,如见秋月,如饮醒醐,心胸为之一畅。

    走出三清殿,继续往上走,站在高处看周围的风景。山峰蜿蜓,溪流淙淙,远处的村庄历历,人家点点,有稻田与菜园,红花绿树,饶有野趣。

    目前,桐柏宫的复建已初具规模。桐柏新宫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它坐北朝南,宫观层层递升,后面是秀丽挺拔的马尾松覆盖着的大山,前面是波光粼粼的上水库,水库的岸边种着桂花树,藏风聚气,风水特佳。桐柏宫的建设正在加速进行,除四大殿建成开放以外,修真苑、藏经阁、慈航殿、药师殿、元辰殿、太乙殿、文昌殿、财神殿、钟鼓楼、十方堂等都已陆续进入内部装修阶段,六十多米高的巨型青华塔正在紧张施工中。雄伟壮观的新桐柏宫已经姿容初露。

从桐柏新宫下来,我们几个回到鸣鹤观,坐在金庭洞天里,喝着桐柏山泉冲泡的清茶,漫无边际地聊天。茶淡淡的香,微微的涩,滚滚热水滑过喉管有一种快感,心思顿即清明起来。回想起我们在北京读大学时的美好时光,不知不觉四十多年过去了,真是云烟往事,空余涕笑。

    门外宽大的庭院中有石桌石凳,有假山鱼池,花木葱笼,阳光淡淡,三三二二的道士道姑们,有的在诵经,有的在下棋,有的在抚琴,有的在舞剑,有的在品茗……过着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神仙般的生活。相传桐柏宫的历代高道住持,寿命似乎特别的长,活过100岁的不少,最高寿的道长竟活过160岁,真是驻颜有术,养生有方啊!桐柏宫兴旺发达,后继有人。听说桐柏宫最近又新收进41名弟子,分别来自全国11个省市。他们在这里通过庄严的拜师入道仪式,从师父张高澄道长手中郑重地接过皈依证,成为弘扬道教南宗法脉的又一批新生力量。

    天台人是幸运的,既有国清寺这样的千年古刹,又有桐柏宫这样的万载宫观,正如凤凰的两翅,在昌明太平的时代展翼齐飞,造福子孙后代,功德无量!

    桐柏之行,我们感到神清气爽,美妙无比。苏东坡说:“不向南华结香火,此身何处是真依?”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依托的,来桐柏宫感受那博大精深的道教南宗文化吧!

 

(作者:陈达绵  许照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