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贫道谈论大道妙性之时,许多道友都觉得太恍惚,所以今天把贫道的早期的研究报告中的思想再梳理一下:

    当人类社会越来越不尊重自然的规律时,对人性的自然性也就淡漠起来,于是不可避免地渐渐沉沦于人性的可欲之中,也就是愈来愈依赖身外之物带来的感官快乐,并且迷恋物质世界的虚华和多样性,这是当今世界精神文明变迁的一个潮流。这个潮流不仅仅是人类变得丧失内在的妙性,而且加速引发的诸多社会问题乃至世界性战争问题。道家建议人类应当化消所有的非自然念想和行为,直接取用充斥于我们周围的自然的妙力妙性,从中获得生命的众妙真机,而最终获得真正的逍遥。而《道德经》是关于自然妙性并就操作运用之途径给出了一个纲领性的描述。这种有道妙士的生活,虽然看上去有些难度,甚至有些极端,虽然那么稀有罕见,但是从来都是被世人所向往、所尊重并竭力追求。但是对自然妙性的运用需要系统化的的心理生理精神肉体方面的常识和训练,这在道教后来的修行体系中称为性命双修。

    道教早期的戒规就是民修真的雏形,在儒家则相应为修齐平治。只不过道家修真是合于自然大道,欲使人类生活在自然妙性中,形成一个有道的精神文明环境,以此轻松化解俗世的不少问题。譬如《道德经》提倡的“圣人为而不争”的思想,不但可以缓和资源的竞争,也可以开发人类无限的创新文明。这类社会精神的构造方式,其实已经存在于东南亚诸多小国如泰国老挝等地。而东汉末年三国时期的张鲁,就曾经在汉中推行过类似的社会形态,治理的相当成功(请参考毛选关于张鲁传的评论)。祖天师张道陵在创立道教时写过的《老子想尔注》中提到的“长生久视”已经是把长生当作人类生命根本的行为,纳入修真的范畴。

    贫道这里主要是谈论当代道教可能为中国精神文明的新气象发展中可能添加的积极因素在自然妙性中的人生。当今天下文明生活丰富多彩,已经不是人类早期那种低下生产力时期的社会,人文的精神愈来愈发达,我们道教中许多有益身心的元素应该会对社会精神文明产生较好的辅助作用。而且在今天,道教发展空间较之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好得多,文明的人类需要超越的精神,文明的社会懂得如何选择美好的精神元素,所以道教可以更好的把自己的最佳方案公布于众,让世人分析,面对,并且选择他们的人生精神和生活的多样组合方式。

    贫道回顾多年的修行过程,发现我们总是在弯路上走,总是要为第七个包子感到欣喜,但是很少有人感谢贯通天地默默无声的自然妙道在支撑我们的一切行为。假如人能够自觉地感知这个芸芸众生赖以生存的平台搭建者无所不在的伟大力量,并且善用它提供给我们的所有资源,那就是修真的开始。修真就是把我们行为意识纳入自然妙性之中,并与之合拍并作的过程。这个路线是相当曲折的但是必经的人生大路。

    易曰:“直方大,不习,无不利。”在一条直线上行进的车辆,司机可以很放松,很惬意欣赏周边的风景,据说在撒哈拉沙漠离开车,就是这样的感觉,你甚至可以不需要把握方向盘!此刻你该感谢天地给你洒脱的机会,尽量享受这一刻很要紧。但是在曲折山路上,你必须牢牢掌控方向,起码要随时调整速度和方向来适应不同曲度的山路。此时你要感谢天地给你自我控制的机会,尽量享受吧!修行也是一样的道理,气脉运行中的微调是随时的,在丹经里称为火候,所谓的三车就是火候的不同阶段。而且在你未达到炉火纯青之前,你就是一个常人。修真传道必经的弯路

    许多古人经书大家看不懂,以为祖师爷写得晦涩,故意让人困惑。其实是不明古代和现代人语境和行为准则不同。古人假定学道的人起码要耐得住寂寞,大力实践笃行之人,所以技术性说得少,玄妙真机点一下就算数,要你后学之人自己跟进,下功夫久则自然有所彻悟的时候。但是现代人根本没有下这番功夫的意愿,倒是希望金庸小说里那种郭靖黄蓉式的学习过程,七日练成吸星大法大挪移等修真传道必经的弯路。贫道却是指望学员或徒弟们在头一年的苦练中查知大道端倪和修炼的常理常识,三年的苦练后明白炼化的细微火候,然后五六年的死命修证中终于明白一切开始起修,然后……。当然看来这是一个万分严重的错误修真传道必经的弯路。那么关于修炼养生的事情更是一个大大的弯路。

    起初,大家都看好这个道教的当然强项,养生项目的开展将会对道教发展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但是鉴于现代养生界鱼龙混杂的情况,贫道发现每当你提起道教养生特殊妙处时,就有一种特殊的敌意和蔑视心理弥漫课堂之中。除了把你当做无知的封建迷信者看待之外,最客气也是把你当做江湖骗子一般,在等待你暗藏的玄机暴漏。尤其是他们总要问你收费的情况:如果你说不收费,他就会问吃饭住宿费用如何?直到你说出一些关于钱的收取标准时,他们才会彼此会心的一笑,终于放下心来。

    当然这个良信的关口过去后,下面还不是关于修炼的技术问题,而是人生观和价值观的问题。我们发现面对的大多数并不在意生命升华问题,也不是期待身体健康者,更不是希望通过炼养健康的人群,而是希望吃药健康后能够继续成功者,甚至希望牺牲一些健康获取巨大成功者,对这些人不能用“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来打动的。我们终于意识到我们走了一条巨大的弯路!贫道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真实内心是在说自己的愚昧,而不是说世人的不醒。而且暗自庆幸鲁迅先生《呐喊》的时候,还没有达到贫道这样的觉悟修真传道必经的弯路。

    其实,道教修炼的核心是打开身中的众妙之门,于人生诸事中运用我们的自然妙性,才能使得天然活泼生机主宰人生,使其充满欢乐的同时,对我们自身毫无滞碍,对他人和天地自然环境毫无损伤,也就是说不仅仅能够完美自我实现价值,也能体现他人价值,自然界万物的价值,这种共同成就大美的原则才是是道教宗旨。这个完美的人生之升华的实现过程是需要一些修炼的手段和实践,通过道教各种修炼才能明白何为无为而无不为的自然妙性修真传道必经的弯路。

    但是我们人类的愚昧,足以使得我们被这些美妙的东西搞得更加困惑,起码每天都是手忙脚乱地应付这种众妙乐事,或者干脆被自然折腾至死。既然不能“致虚极,守静笃”,或者认为“专气致柔”很难,那就只能恍惚一辈子。修真传道必经的弯路在道教宫观里,出于管理职能的需要,把管理承担的职务分为各种执事。传统的大丛林里,执事有“三都五主十八头”,三都即“都管、都讲、都厨;五主即堂主、殿主、经主、化主、静主;十八头为库头、庄头、堂头、钟头、鼓头、门头、茶头、水头、火头、饭头、菜头、仓头、磨头、碾头、园头、圊头、槽头、净头。”

    在当代道观常见的有八大执事:住持、都管、知客、巡照、文书、库房、殿主、都厨。其中住持也有称监院的,为宫观内的最高领袖;都管主要协助住持住持处理大小事务;知客负责接待来观参访的道士及其他人员的事务;巡照负责宫观内的道士礼仪及安全事务;文书负责法事的文收书写;库房主要管理宫观里的仓库物件;殿主负责殿堂里的香火和供品一切物件;都厨则管理厨房事务。

    贫道以往最为得意的传法案例,就是不断向大家提及“以事炼心”,“忙里偷闲炼汞铅”是祖师传出来的最高明秘诀,顿时遭来诸多质疑,因为似乎有对徒弟懒散的一种不满之暗示,并且明显具有欺诈并驱使徒弟们玩命干活的嫌疑孤立无援的感觉真美。加上多年来总是找不到一个案例来支持贫道的说法,无奈之下只好放弃这种直接泄露天机的教导方式。

    不过有一日,一个终日忙的心里发慌的徒弟才学完功夫就出现真境,居然见到铅光!而另外一个特别忙的徒弟来求修行之法,初步教学过程中发现那厮居然所有的感觉都非常合拍,而且数日之内见功颇效,没过几天就俨然当起师傅了!再一日,另一更为忙碌徒弟,刚讲完法诀便得妙气滋生,而且每当生活中出现不顺之事,必然妙意滋生随机化解。后来逐渐发现,凡是忙碌事务并且生活紧张的徒弟,每学一法必有显著效果,而且轻松悟道,此事屡试不爽孤立无援的感觉真美。反而,那些条件舒适,居住则环境宜人,生活则轻松散漫者,几乎无一得趣得法孤立无援的感觉真美!即使得点似是而非的功夫,不久便会荒废,或者偏差屡屡孤立无援的感觉真美。 黄元吉说真阳之气:不独静坐虚无之时发生,大凡勇猛贞烈之人,自然便有天地真气紧随上下一体,每当临事勃然直发,皆属无上崇高道妙之气也。试想那些孤身静室枯坐之辈,我心悲切幽忧,即使稍有些虚阳一缕,亦不足合道成丹。故曰: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想那些全无至诚真信之人,偶然小得尚不肯有所施为,何来大妙之机乎孤立无援的感觉真美!看来古人所言“三军之中可结丹”诚非虚言!

    贫道不得已,在此,再做最后一次申明:忙里偷闲炼汞铅是大法,是无上大法,是无上至高大法。为什么呢?道理非常简单,那些经常忙于事务者,为了行动顺利结果满意,就必须养成忘我劳动“丧我”的习惯,神气经常集中专注,精神提在一身,而且都有舍己随人的机制,内在的气机,精一随性,自然善于随时化消一切孤立无援的感觉真美。而那些懒散之人,内在的气机便属散漫无羁,神气不旺,心神不安,所以炼化之事非常不易做到孤立无援的感觉真美。

    另外要提出来的一点,也是一个极端的案例:古之成就大道之祖师当一个人经常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时,只能彻底放松专注每一个需要应对的事件,并且要始终如一地逐一处理。因为在你别无选择,在没有任何援助的情况,必须自己独立圆满完成所有大小任务,在这样的长期训练下,你的精神会升华到一个任何常人都无法达到的高度:在你放松的同时,大自然自动地开动你的全部妙应机能,此乃万物并作,孤心一念,观其反复,这样的人能够自然地抓住一切机会来化消一切。只有在那时你才会感觉到,自然的妙性之大美孤立无援的感觉真美。,大多数都是宦官军旅出身者,细思其中妙趣,倏然其味无穷矣孤立无援的感觉真美。

    贫道再次提醒大家,起来玩命干活吧!当你四顾无援,没有任何依赖的人和物,那时你会发现世界是那样的美妙,而你的所有杂念自己自动消除一干二净,你的神识突然升华到一个周匝不留一物,清明无比的状态,那就是自然的妙性在开始运行起来的时机,千万别害怕,别回头,别埋怨,一直向前走过去,直到把自己逼到绝路时,你就会发现无人的地方,才能体会到无我的境界孤立无援的感觉真美。

    录庄子:孔子观于吕梁,县水三十仞,流沫四十里,鼋鼍鱼鳖之所不能游也。见一丈夫游之,以为有苦而欲死也,使弟子并流而拯之。数百步而出,被发行歌而游于塘下。孔子从而问焉,曰:“吾以子为鬼,察子则人也。请问蹈水有道乎?”曰:“亡,吾无道。吾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与齐俱入,与汩俱出,从水之道而不为私焉。此吾之所以蹈之也。”孔子曰:“何谓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曰:“吾生于陵而安于陵,故也。长于水而安于水,性也。不知吾所以然而然,命也。” 其实这几样倒还真是人人与生俱来的,几乎垂手而得的东西。只不过百姓日用而不知,不善于取用我之妙性随机应化而已,所以搞得那些“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的圣人们十分纠结信力慧力福德是通向终极超越的基础。

    某人问曰:既然老道要教大家完成自身生命的升华,我们也承认这需要一个时间过程,那么到底如何才算是得到了生命的升华?贫道以为这个问题很好回答,从你开始获得这个信息之时,并且准备进行修炼之时,同时相信这是你生命中唯一需要日以继夜地完成的工作时,还要加上笃信无疑这一条,你的生命就已经开始升华,而且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级的超越。某曰:除了笃信无疑之外,也就是还在将信将疑之中,其他的几条都做到了,如何?贫道以为这一条的确是核心,信力的妙用前面已经详尽描述过,此处再进一步说明一下,没有信力的人与自然妙性无缘信力慧力福德是通向终极超越的基础。如果你的信力完全丧失,生命的升华就此停止!并且与此同时,生命继续那种自然的蜕变。这种蜕变当然就是主流文明所维系的生命常态,这种常态使人脱离自然的妙性,令生命出于流浪般的状态,信力慧力福德是通向终极超越的基础。另外,几乎所有的宗教核心的工作就是维持信众的信力在一定的强度上信力慧力福德是通向终极超越的基础。只不过采用的教义和手段不一样而已。而且都是在利用自然的妙性做为基础背景,只不过关于这些背景的常识,和一些内在的联系上,许多宗教门派不如道教搞得明白罢了信力慧力福德是通向终极超越的基础。

    道教于性命双修上属于资深明白者,性命双修中的窍妙之事很多,但是“道心惟微”,发现并能纯属自然运用之,实属常年修持的结果。南宗把“知微”当做一个修炼的环节,就是这个道理信力慧力福德是通向终极超越的基础。“能知微则慧光生”但是“人心惟危”,危在不能一念不散,难以持守所得之微,这时就需要依靠信力的支撑,直到灵光玄通,豁然贯通之时,方才可以明道。

 

(作者:张高澄,浙江桐柏宫住持,浙江道教学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