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间,我来浙江道教学院已经快半年了。自从跨进道学院的大门,有幸成为道学院的一员,我就一直提醒自己,一定要努力学习,不荒废时光,逐步提高自己,完善自己。每一次预习,每一次上课,每一次作业,甚至每一次班会上的总结,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反观自己的难得契机,不断地充实着我们,丰富着我们。每次都有意外收获——这是我在道学院最大的感受。

        文以载道,道以人弘。道友们都有一颗崇学向善之心,身在这样的集体中学习、生活,我觉得满满的都是幸福。道友们在这里共同学习,共同进步,这种气场本身就催人奋进。虽然偶尔也会有小小的不愉快,当时挺难受,但事后反思,我们都可以立即意识到,原来都是我们后天所形成的习染和熏情所致。毕竟,到现在为止,我们还都是凡人,这也是我们来这里学习和修行的原因所在——“与道合真”,是我们共同奋斗的目标!在这半年里,与道友们一起学习、生活,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儿。比如道学院的迎新晚会,那简直就是道友们的“才艺大比拼”。我觉得每一个节目都比剧院中的好看,每一个节目都能逗得大家开怀大笑,不是卓别林,胜似卓别林。再比如周末的行脚远足,当我们穿越深山幽谷,跨越林泉涧草,聆听林间小鸟的唱歌,观望脚下白云的舞蹈,风微微,云悠悠,我们的心里也感受到一种久违的闲闲幽幽。一切都是如此自然,如此玄妙。当然,最有意思的还是农场劳作。我们浙江道教学院崇尚“农道双修”,专门为我们预留了十多亩田地。近两月来,道友们一起下地干活,相互帮助,相互配合,把农场打理得井井有条。现在,由我们亲手种植的茄子、豆角、土豆、甜瓜都已长大成熟,有的已经上了饭桌,真是异常高兴。当我们品尝到自己种植的瓜果蔬菜,所有的感受一下子转化为满心满意的欢喜和洋溢于空气中的幸福。

        在这半年里,除了朝夕相处的道友们,与我们共同生活、学习的还有三位老师,三位来自“天外”的老师。他们由天台县民宗局委派,是前来担任宗教法规、周易、古汉语、历史等课程的教员。他们俨然已经成为“风尘三剑客”,组成了浙江道教学院教务处的“铁三角”。说是“三剑客”,是因为我们私下觉得三位老师具有“剑仙”的气质:男老师文质彬彬,风流倜傥,女老师端庄典雅,秀外慧中;说是“铁三角”,是因为这学期三位老师所担任的课程都是基础课,三角形具有稳定性,只有基础稳定了,才方便于我们学习其它知识。三位年轻的老师,因为有着独特的魅力,都深受我们的喜欢和爱戴。

        张丽丽老师教授宗教政策法规,是“三剑客”中端庄典雅的那位。她喜欢穿绣有牡丹花的长褂,款式方面类似旗袍,但更含蓄,一头秀发,挽成传统的发髻样式,具有一种独特的东方女性的典雅。张老师是温州人,很多时候an、ang不分,但丝毫不会影响上课的效果。“宗教政策法规”,一听名字就感觉很刻板、很枯燥。张老师为了提高同学们的兴趣,采用案例分析的授课方式,而且注意调动我们的参与性,注重师生互动、教学相长,总能将枯燥的政策法规讲得深入浅出,有声有色。这可能就是张老师大受欢迎的原因吧。

        雷宝老师教授我们《周易基础》。这可是一门很高深的课程。但是雷老师第一节就告诉我们,《周易》其实很简单,很容易,只要方法得当,入门得径。根据雷老师的经验,学习《周易》,必须以象入手,这样才可以走对路。他还告诫我们,一定要多读原文,最好能背诵下来,这样才可以更好地理解原文,领会《周易》的古义。为了我们能多读多诵,雷老师要求我们,周四《周易》课的早自习,一定要到教室读书。现在,同学们基本都养成了早读的习惯,进步很大,由此可见雷老师的良苦用心。雷老师喜欢给我们讲一些有趣的故事,同时运用卦象来分析这些故事,相当精彩,很多同学对雷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在这里,我们应该感谢雷老师。私下里,我们喊雷老师为“老雷”,除了这个外号,“宝贝”也是他的昵称,但我们都不敢当着他的面叫,因为他实际上还是很严肃的,不少道友对他还是怕怕的,就好像他会打雷一样。

        张永宏老师教授我们《古代汉语》和《中国近代史》。听他的课,不得不专心,不得不精进。这是因为,一方面他总是表现得那么风流倜傥,举手投足间总能流露出一种阳刚之美,另一方面则是他的身上具有一种剑仙的气迈,灵剑所指,总能够引导着同学们在知识海洋里和思维世界中纵横捭阖。张老师特别喜欢文字学,每当提到自己所传承的章黄学派,都会不经意间流露出喜悦和自豪,以至于有时讲一个字,讲到尽兴处,竟会忘记时间的存在。当电铃声响起,他突然“醒悟”过来,颇为不舍而遗憾地说:“啊?下课啦?好吧,我们下次再讲!”我觉得,这其实是一种尽职尽责的体现,在现代“时间就是效率和生命”的观念下,像张老师这样的老师在高校中已不多见了。所以,我们都很佩服张老师的学识,也很感谢他的投入。张老师以前是学校话剧社的骨干,有很好的表演功底,很多时候,他都能灵活地运用到我们的课堂上,每一个幽默的手势,每一种夸张的表情,都能把同学们逗得乐呵呵的。当然,最让我们难忘的其实还不是张老师的笑,而是他的哭。张老师具有慈悲的暖男情怀,这一点非常像我们道家“人与万物和合一体”的精神。当异国的飞机遇难,当本国的轮船遇险,或是森林里一只老松鼠逝世,我们都会在张老师的带领下祈祷一番。如果在社会上,可能会有人笑话我们是多此一举,但在道教里,这正是“同体大悲”的行为和心态,是修行人应该具有的素质。在这半年里,张老师教会我们很多,而且他也在不断学习,不断调整,不断改进。单就这方面而言,他也是我们的榜样。

        写到这里,突然感觉我说得太多。其实,我不大喜欢八卦,也不是故意爆料,但确实是管不住自己的笔触,因为,我们道学院的教员和道友们实在是太可爱了!有趣的事情还有很多,今天已经谈了很多,就此刹住——也是提吊看官的胃口吧。如果诸位想听道学院的后续故事,那么,我们就约会九月天,不见不散啊!

 

(作者:胡正清,浙江道教学院2015级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