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两年前养过一只小狗,一身黑色毛发,无杂色,我称呼它为“黑子”。

      黑子具有一只狗所应该具有的一切属性,但有一点却显得尤其突出,就是它太憨了。当时它还很小,憨得有些让我哭笑不得。不论是陌生人,还是熟人,它都会跟在人家后面走,好像天下人都是朋友。所以,它总是走丢。有一次,它又走丢了,五六天都不见狗影。我想这次肯定完了,它肯定跟在一个陌生人的后面走,很有可能已经被那个陌生人给带回家了。尽管心里有些不舍,但无可奈何。就在我要忘记它了的时候,有一天,邻人告我,说在后排房子的邻居家里见到了一只小黑狗。我急急过去看,果然是黑子。原来被邻人关在屋子里了,被限制了自由。大概邻人不允许它出屋,所以它无精打采地卧在地上,很犹豫的样子。我急忙抱起它,客气地与邻人告别,然后带着黑子回家了。

      日月如梭,一晃过了几个月,黑子也长成了大狗,可还是那么憨,太厚道了。它老爱往外跑,老爱跟在陌生人后面走。哎呀,黑狗呀黑狗,你怎么才会明白世道的惊险?!唉,它总是把人当成了最好的朋友,在它的世界里,大概没有好人歹人之分吧。甚至是个人,它都会当成是自己的朋友。我不得不为它的憨态担忧着。

      命运总是那么捉弄狗,一如捉弄人一样。有一次,黑子生病了,瘦成了皮包骨头,趴在地上连头也不想抬。那些天我在外面奔波,不知情。刚一回来,黑子就听到了我的声音,就想从地上站起来迎接我,但是没站起来,摔倒了。可见它是多么的虚弱啊。但是大概出于狗的本性吧,它趴在地上停了一下,然后好像是用尽了全部力气,硬是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十分吃力地向我走来。我的泪水不由得落下!唉,可怜的黑子,你是不是就要死了?!不行,我一定要救你一命。

      于是,我带着黑子去看了兽医,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黑子的命保住了,眼睛却瞎了。回家后,我小心地喂养黑子,十多天过去了,黑子又恢复了体力,也胖了,可是它还是不听话,老是想着往外跑。哎呀,黑子,你可知道,你现在已经瞎子啦!

       有一天,我没注意关好门,黑子闪空就跑了出去。直到天黑了,还不见狗影。当夜恰好又下了一场暴雨,雨水冲刷尽了我家周围的气息和味道。本来,众所周知,狗的嗅觉特别灵敏,它完全可以凭着嗅觉自己回家。但雨水冲洗一冲刷,黑子又是瞎子,没有什么味道可嗅了,就回不来了。过了十几天,还是没有黑子的踪影。我心想,黑子要么是丧生于车轮下,要么就是被“歹人”给吃了。我相当心疼,纠结了好些日子。

      一个月过去了,一天午后,我突然听见门外有“咚咚”的撞门声,但是声音不大,我并没有理会。可是“咚咚”声还是不断地响。我跑过去,开门一看,一下子惊呆了:天哪,我的黑子回来了!可是它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了,浑身满是伤痕,不知道有什么遭遇。我忍不住哭了,一会儿自言自语:“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一会儿又面向黑子,伤心地说:“黑子,你眼瞎了,这一个多月是如何生存下来的,你都吃了什么,你身上的伤是被同类所伤,还是被歹人所伤?”

      过了好久,我才恢复了情绪。一看黑子,还是那么憨,还是那么黑,还是那么可怜。我赶忙找到黑子原先用过的碗,打了两个生鸡蛋,让黑子喝下,算是给它清肠,但是又不敢一次给它喝多了,怕撑坏了它。

      此后,我更加小心翼翼地喂养黑子。我觉得,它的生还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一只瞎眼的半大小狗,流浪了一个多月,居然还能找回家来,真是不可思议!我也更加小心地关好门,不让黑子离开家院。很快,黑子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胖乎乎的,憨憨的,但却是一直憨胖的瞎狗!奈何!

      有一次,因为我有事出去,临行前特别咛嘱家人,千万要关好门,千万不要让黑子跑出去。但是等我办完事回家后,发现黑子不见了。此后,一直到现在,黑子再也没有回来……

      唉,也许这就是黑子的宿命吧!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常常回想起黑子。唉,憨憨的黑子,你在哪里?是否经常受到同类的撕咬,或者歹人的遭虐?因为你没有眼睛,你的世界一片漆黑,你将如何生存?唉,有眼的狗流浪,其日子都不好过,更何况你眼瞎了,想来是何等的艰难生存啊!你咋这么不安分呢?如果你不往外跑,你的生活是多么的安逸呀!难道这是你的宿命!

      从此,在我的内心深处,时时隐隐作痛,我总是自责没有照顾好黑子,这已经形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黑子,你在哪里?

      你是在“天国”了,还是在“人间”?

 

 

(作者:李孟杰,浙江道教学院2015级学员。)